返回
顶部
“为中国口罩蕴育品牌”
  • 2020-07-08 16:22:52
  • 阅读量:1
《中国个体防护装备》杂志访广州市威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浩权

——访广州市威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浩权

“从去年12月底,我就开始关注新冠肺炎疫情了,只是没有想到疫情发展得这么快,给口罩生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近日,笔者一行在北京见到了广州市威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尼公司)董事长曹浩权,他是应邀前来参加中央电视台“对话品牌”节目录制的。尽管全国疫情防控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讲到春节前后生产口罩的经历,他似乎还有千言万语憋在心里。

“你儿子不是做口罩的吗,怎么你家也缺?”

今年1月中旬起,曹浩权便不断地接到全国各地的电话,要求大量购买警用口罩。因为早在2014年,威尼公司就参与了警用防雾霾口罩的研发和相关标准的制定,很多人都知道威尼公司。

曹浩权二话不说,在没有订单或是来不及与对方签订合同的情况下,立即组织发货——200万只库存的口罩很快就发完了。其中,威尼公司向湖北疫区捐赠了大量口罩。

接着,紧张的生产在威尼公司拉开了序幕。大年三十(1月24日),威尼公司只放了半天假。大年初一又继续开始生产了。而从大年初一起,广州市政府有关部门派出的驻企业工作组人员,也先后入驻该公司。

曹浩权(左一)在生产车间检查工作

面对加急生产的需求,管理者和工人都忙不过来了,威尼公司推出优惠条件,“招兵买马”;大年初四之后,设备能力的瓶颈日益凸显,威尼公司迅疾向口罩机生产企业支付全款,欲增添新设备;后因到货等待时间过长,曹浩权又当机立断,购买口罩机的图纸,请有关自动化公司协助,“DIY”生产口罩机。很快,多条生产线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投产。

这期间,曹浩权天天住在厂里,昼夜不分。元宵节(2月8日)后,他在老家的妹妹打来电话,说:“哥,家里没有口罩了。邻居以为我们家口罩多,还问父亲,‘你儿子不是做口罩的吗,怎么你家也缺?’”

“我忙昏头了,连家里的事都忘了。”接到电话后,曹浩权深怀内疚,立即给家里送回一箱口罩,同时分发给左邻右舍。

每每提起这件事,曹浩权的心里都充满了愧疚感。

“熔喷布,每卷都必须检测”

熔喷布,是生产口罩的主要材料。疫情爆发初期,口罩生产热度攀升,新建和改建生产口罩的企业蜂拥群起,熔喷布供应一度断货,而其销售价格也扶摇直上,由3万元/吨飙升到了最高时的200万元/吨。

曹浩权也曾想生产熔喷布,但很快中止了相关的举动,坚持购买质优价高的熔喷布。进入生产平稳期的6月,威尼公司仍以每吨15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10吨优质熔喷布。

购买使用高价熔喷布的过程,反而推进了威尼公司的质量检测:该公司先后购买了6台熔喷布的检测仪,其中,有3台检测仪为进口产品。

他解释说:“为了防止口罩原料出现隐患,威尼公司对进厂的熔喷布,每卷都必须检测,不合格就退货。”熔喷布的质量关,由此锁定。

威尼公司在2003年“闯入”口罩生产领域后,起初的实力虽然不够强,但对产品质量的管控,一直坚持高标准。早在2007年,该公司就出资100多万元,购买了一台当时被视为高端产品的进口检测仪。而这样价格高昂的口罩检测仪,当时在全国也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台,且几乎都在国家级的检测机构或知名大学实验室内。

在2007年,威尼公司通过了口罩的欧盟CE认证。威尼公司生产的呼吸防护系列产品均持有欧盟CE认证。对质量管控坚守如一,使得威尼公司足以面对突发疫情的应急生产和产能扩张。

3月底,国内疫情稳定后,向来主打国际市场的威尼公司,重心又转了回来,接到了来自其他国家的需求订单。在这期间,威尼公司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引荐下,向意大利发出了首批援助物资(KN95口罩)。

因国内的某些防疫物资产品质量受到国外质疑,也有国家对中国生产的口罩质量予以挑剔。在这种背景下,2020年3月份,在接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检测时,威尼公司的30只口罩被作为样品进行检查。结果仅有3只口罩样品的过滤效率是98%,其余口罩样品的过滤效率均在99%以上。

威尼公司的检测报告截图(部分)

曹浩权打开手机上的管理软件,递给众人,说:“请看,检测结果都在上面。”

2020年4月底,威尼公司和比亚迪公司一起,向美国发出了第一批KN95口罩。

说起这些,曹浩权自信又自豪。他又说:“严守产品标准,是蕴育好品牌的底线。我们的企业经受了这次疫情的考验。”

“我还要踩油门”

威尼公司在压力之下平稳前行,自诩为“小企业”做“小口罩”的曹浩权,也历经了炼狱般的心理煎熬,但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了对市场的敏捷反应和拿得起、放得下的决断。

比如,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生产后,口罩市场饱和度就开始显现了。

有过抗击“非典”“禽流感”等经历,曹浩权以自己的经验、直觉以及对市场的某种“警惕”,常对形势作出反向思维的预测。

3月底,很多人还在争着上口罩生产线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把平面口罩机停产,而这些机器在威尼公司才仅仅使用了1个月。

曹浩权要的是自动化程度更高的生产设备,他认为,经过疫情之后的口罩生产设备必将有“颠覆性”的变化,自动化、智能化水平将会有显著的改进,产品质量也将稳定提高。

曹浩权(右)在口罩机上亲自示范操作要领

随着口罩生产热度的消退,设备生产厂家调低了身段,威尼公司也摒弃了传统的思维,与设备生产企业的合作,采取了一些全新的模式,让设备的购买、安装调试和使用维修,实现了双赢。

在国内口罩供应缓解后,身边的朋友曾委婉地向曹浩权建议:“老曹,是不是可以踩刹车了?”

对此,曹浩权的回答却是:“我还要踩油门。”到6月底,威尼公司的产能预计可以增加约300条生产线,日产量达到1000万只口罩。目前的产能,除去少量供应国内需求外,其余均销往国外。

这,就是曹浩权的底气所在。

据曹浩权介绍,未来国际市场的需求,必然往标准更高的产品需求方向发展。威尼公司现正在做欧洲(CEEN149:2001)标准最高等级的、使用FFP3材料的防护口罩,目前公司已经在为生产FFP3产品做准备。当然也是面向国际市场的。

他表示:“我有信心,让‘威尼口罩’在欧美各国成为他们喜爱的品牌,做‘中国制造’的标杆!”

为蕴育品牌,威尼公司已经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来源:《中国个体防护装备》杂志2020年第1-2期(合刊)

扫描或长按识别以上二维码,阅读2020年第1-2期(合刊)《中国个体防护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