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院士对话录∣管理、科技、文化、产业共同助力安全生产风险防范
  • 2020-09-15 09:34:26
  • 阅读量:5
闪淳昌、陈湘生、韩泓、张晓昊为风险防控与安全应急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9月9日,2020国际安全和应急博览会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开幕。在开幕式的“安全和应急产业创新发展主题论坛”上举办的第一个对话活动,以“安全和应急产业的创新之路——基于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时代背景”为主题,邀请了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副主任、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组长、国务院参事闪淳昌,中国工程院院士、深圳大学土木与交通工程学院院长陈湘生,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综合协调司原一级巡视员韩泓,新兴际华集团应急研究总院执行院长张晓昊,一起探讨科技赋能风险防范、“平台+生态”的发展战略实现路径与创新模式,共同分享安全和应急产业的前沿动向和未来发展方向,为安全和应急产业的发展拓宽新思路、提供新参考。本场对话活动由中国信息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朱玉主持。

对话活动现场

在对话活动开始之前,闪淳昌发表了简短的致辞。

闪淳昌在对话活动开始前进行致辞

他在致辞时指出,本届博览会在浙江杭州举办,其中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为各位代表提供了向浙江学习的机会。2020年3月底,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浙江的时候,对杭州市运用城市大脑提升交通、文旅、卫建等系统的治理能力的创新成果表示肯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前景广阔。习近平总书记这一系列的指示,为我们发展应急产业,加快建设安全城市、智慧城市,进一步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朱玉主持了本场对话活动

闪淳昌:提高公众的安全文化水平和自救互救能力

闪淳昌在对话中介绍,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创新社会治理的“二十八字方针”,即: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提高公众的安全文化和自救互救能力,对推进应急管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19年1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特别强调安全教育要进企业、进农村、进社区、进家庭。

安全文化就是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文化。闪淳昌处置了很多起突发事件,从中得到一个很沉痛的教训,就是当灾难迫在眉睫和正在发生的时候,公众的行为是否正确、合理,往往决定他们在灾难中能否生存

2005年6月10日,黑龙江省沙兰镇小学105名学生在洪水中被淹没。沙兰镇小学建在沙兰镇当地最低的位置,而且是在河道的转弯处,所以洪水一来首当其冲。而且洪水淹到学校的时候,老师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逃灾避灾,只是让孩子们站到课桌上。当洪水把整个学校淹没的时候,这些师生都遇难了。闪淳昌还介绍,他处理过很多起火灾事故。很多旅店的职工,包括大学的学生,火灾发生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如何逃灾。所以,提高公众的忧患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是减少突发事件发生概率及其造成损失的最经济、最有效、也是最好的办法

闪淳昌强调,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因此,我们应该把安全文化建设搞得更好,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创造更好的条件。

陈湘生:基于地下空间韧性城市支撑城市安全

城市是由“城”和“市”构成的。“城”就是我们人类活动的空间。再简单一点说,就是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市”是人类在这个环境中活动的业态、生态等。陈湘生认为,只有“城”的安全,才能确保“市”的安全。没有“城”的安全,就没有“市”的安全。同样,如果地下空间的安全做不好,就无法确保“城”的安全。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我们应对灾害的时候,地下空间相对地面要安全得多。

那么,如何确保地下空间比地面更安全?首先是全域感知,即信息获取,将所有影响人类安全的因素装上感知元件,进行全面感知,事故隐患出现的时候可以进行预知、预感。然后,通过大数据比对,提前预知会有什么样的安全问题出现,以便通知在地下空间活动的人,进行应急疏散。当在全域感知、大数据深度学习、云计算进行智能管理方面做到有冗余的时候,地下空间相对来说就安全一些

陈湘生建议,如果把地下停车场按照人防标准做到位,把人防设施进行隔断,再装上空气过滤系统和新鲜空气控制系统,只要3天时间就可以把一个地下车库转换成“方舱医院”,做到“平疫结合”。陈湘生希望今后进行城市规划,尤其进行地下空间规划时,在城市人口密集的地方,适度地把地下车库除了变为人防工程以外,也变成疫情期间的应急处理的“方舱医院”,这个范例在瑞典、挪威都是有的。

陈湘生认为,如果把智能技术和传统技术结合起来,就会形成新的产业。在这种情况下,“新基建”就会具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有利于支撑安全生产工作。

韩泓:科技赋能城市安全风险防范

韩泓首先从信息化助力城市监测预警、防范城市安全风险等方面作了介绍。2003年“非典”以后,我国围绕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的目标,建立起了一套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监测预警系统。

监测预警系统对于城市安全发展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城市安全监测预警系统的范围很广,涵盖各行各业,例如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安全监测系统、尾矿库在线监测系统、应急物资储备信息管理系统、施工现场视频监控系统、大型起重机安全监控系统、地下管网综合监管系统、人员密集场所大客流的监控系统、城市电梯应急处置平台等11个系统。这些系统的信息化对城市在某一方面的安全风险开展的监测和预警是十分有效的。

2019年12月,国务院安委办印发的《国家安全发展示范城市评价细则(2019版)》,对这些监测预警系统都提出了相应的要求。随着5G技术的普及和广泛应用,各种监测预警技术将在城市安全发展过程当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韩泓还建议,要用“大数据+网格化”助力监管精细化、城市智能化,精准化解城市安全风险。信息化是国家协同治理能力发展的大方向,城市的安全管理离不开信息化。在城市治理当中,“大数据+网格化”为城市治理现代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在疫情防控中也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代表了未来城市治理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的发展方向

要落实城市社区安全网格化的覆盖,才能主动消除管理盲区。许多城市在创建安全发展示范城市过程当中,就充分利用了这种工具,建立了卓有成效的网格管理平台,实现了城市安全网格化、信息化。

那么在这两项工作同时,我们还要加快建立统一协调和统一指挥的城市安全运行平台。城市安全风险具有多主体、多部门、多视野、多维度的特征。如果不依靠信息技术,仅仅靠腿、靠嘴、靠笔,很难做到这方面的发展。目前已经有少数城市依托物联网、云计算的技术手段,建立了城市安全信息化的监管平台。

今年7月和8月,国务院安委办和应急管理部分两次召开了国家安全发展示范城市创建工作推进视频会。会上,提出了要在科技、管理、文化三个维度做好“1+3+1”重点工作。“1”就是建设一个城市安全运行的管理平台,实现信息化感知、智能化快速预警、自动化及时处理。

张晓昊:基于场景研究  构建生态环境  聚焦常态管理

张晓昊介绍,研究表明,应急体系、应急能力、应急产业实际上是一个三环相扣的过程。国家的应急管理体系必须由不同的应急管理能力和队伍装备组成,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产业基础和创新的产业环境,就没有办法支撑现代化的应急管理体系和应急能力建设。反之,从企业的视角去看待应急管理,实际上是从应急产业企业的市场需求,去判断哪里是合理的,哪里是开放的,哪里是成熟的,哪里是需要进一步改进的。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应急管理从专业一条线现在走向综合应急管理的这条线,是符合世界发展规律的,全世界现在都是按照综合体系来走。目前,全世界都是以单一政府组织和政府部门,比如美国的国土安全部、德国的内政部,开展综合应急管理工作的。这表明灾害的耦合性和延续性是一个系统工程

从产业角度来看,应急管理部成立之后,对企业尤其对中小企业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原来按照垂直的条线管理,纵向按照地震、消防、煤矿、自然灾害、气象,把它垂直地切成很多小块,同时还按照属地管理,国家一个层面、省级一个层面、市级一个层面、县级一个层面,又横向一切,所以把所有的市场都切得非常的破碎。这样破碎的市场,中央企业和一些大的企业想进入这样的市场相对比较困难。

随着应急管理部的成立,这种垂直条件壁垒被打破了,但是由于属地管理,横向条块的壁垒正在被融合,并没有被完全打破。

张晓昊还建议,应急管理部和各省应急管理厅应该对自己条块范围内的综合性应急管理的装备体系有一个标准的清单。应急管理部或者各省应急管理厅,对于区域性的灾害,或者对于区域性最复杂的、最应关注的灾害类型,进行设备、装备、人员队伍清单化的标准化管理。

开幕式现场

应急实际上是一个生态环境。那么,企业与企业之间现在市场壁垒也打开了,进入的企业数量逐渐增加,从数量上已经具备了一个构建产业生态的环境,但是企业与企业之间、技术与技术之间的“化学反应”并没有真正开展开。张晓昊建议,相关应急管理部门应该积极地推进产业联盟、产业协会、产业组织之间的碰撞,让这些组织吸纳一些骨干企业,尤其是以前并不是从事应急领域,通过新技术来融入到应急领域的这些企业,把他们的新技术和应急的灾害场景与应急的具体需求进行深入研究,产生“化学反应”,来促进整个安全和应急产业的发展。